2019年大牛股正虹科技

渝三峡a股吧: 吳國盛登揚州講壇 從人文角度看科學精神的起源

2019年09月 22日 07:44 | 來源: 揚州晚報-揚州網 | 揚州網官方微博

2019年大牛股正虹科技 www.086853.live

揚州講壇現場

吳國盛

昨天下午,清華大學科學史系主任、科學博物館館長、人文學院副院長吳國盛教授登上揚州講壇,主講“科學精神的起源”。

什么是科學?什么是科學精神?現代中國的科學概念由何而來?中國人對科學有哪些誤解誤讀?為什么說從哲學的角度來看,科學本質上是一種“人文”?吳國盛教授從中西文化對比的角度進行解析。

本報今特輯錄現場錄音,以饗讀者。

揚州講壇匯聚百家各種思想,據說講科學還是第一次,非常榮幸。

今天的中國人對科學是非常熱愛的。百年來,中國人為了改變貧窮落后的面貌,把自己的希望寄托在科學振興之上。全世界只有中國有一部法律叫《科普法》。但是,也伴隨著一些對科學的誤解。我今天的講座想回應一些現實的問題。

1

“科學”與“技術”

第一種誤解是“科”、“技”不分,科學和技術不區分。我們說科學,很容易說成科技。我們說科技,腦子想的是技術,以“技”代“科”。

第二種誤解是特別容易從功利、實用的角度去看待科學。我們常說科學是力量,但這句話并不完全。19世紀以前科學是沒有力量的。19世紀開始,科學才轉化為技術,成為第一生產力。比如,牛頓力學當時對英國經濟增長是沒有貢獻的。那么,19世紀以前,科學家為什么搞科學,他們的動機是什么?

這兩大誤解是哪來的?

有兩大來源。

第一個,來源于中國的傳統文化,中國的傳統文化自古有“技”無“科”。中國古代有發達的技術,比如四大發明。

第二個,中國傳統文化對知識很容易抱有功利主義態度,把讀書當成了一種工具和手段。此外,還與中國近代學習西方的經歷有關系??蒲У街泄詞奔浜艸?,明末清初隨著傳教士到中國傳教已經進入中國,但“西學東漸”第一波最終“無疾而終”。西方的科學并沒有打動中國人。1840年以后,西方列強入侵,中國人認識到“技”不如人,“師夷長技以制夷”,這一理念在當時是先進的,但現在看來是不夠的。造船造炮派人出國留學,發現“洋人”船堅炮利的背后是科學:數學、物理、化學。在中國人心目中,科學是學了以后能變成軍事力量、解決民生問題、為國爭光。過度的功利主義、實用主義,影響了我們的科學政策、科學教育、科學發展等。

2

“熟人”與“生人”

究竟什么是科學,科學是怎么起源的?如果從有用的角度看,就沒有辦法理解19世紀以前的科學。我提出科學的人文視角,從人文的角度看,為什么這個民族會產生今天的科學,而那個民族沒有。

人文視角是基本的視角。人不是單純的基因的產物,也是后天的產物。人經歷了自我馴化,對身體的馴化,對行為的馴化,對世界觀的馴化,把自己“文”成人。

中國文化有豐富的底蘊,儒釋道三足鼎立。儒家是主體,這和農耕文明有關。很長一段時期,其他文明被邊緣化,比如害怕海洋文化、拒絕海洋文化。比如排斥商貿文明。士農工商,商人最低。比如游牧民族被視為異類。

糧食生產成為民族的基本行為,民以食為天。農耕社會造就了定居模式,安居樂業是人生的幸福,顛沛流離、背井離鄉則被認為境況不好。定居模式造成了“熟人文化”,之所以“熟”,沿襲了原始社會的血緣文化,按照血緣分親疏遠近。一切“生人”轉化為“熟人”,街上碰到陌生人,也會喊大娘、大哥、大姐等。儒家文化把愛濃縮成一個字——“仁”,愛有差別。做人難,光請客吃飯排座次就很頭疼。儒家提出了“禮”,認識自己在人際關系中的地位。

跟儒家的農耕文化相比,西方文化不一樣。我們說的西方文化,是以“兩?!蔽拿魑韉?,一個是希臘,一個是希伯來,構成了現代西方文化的核心。

它們都不是典型的農耕文明,與航海、商貿、游牧等混合在一起,遷徙、搬家成為常態。我們中國人戶口本有一項叫籍貫,就是祖祖輩輩住的地方。遷徙社會是“生人社會”,夫婦二人各人有各人的賬戶?!笆烊宋幕筆茄滴幕?,“生人文化”是契約文化,契約是理解西方文明的核心詞語。

強調個體的契約性,被濃縮為“自由”。自由就是“由得自己”。在中國文化中,很少談及自己,我是誰?不強調個體。西方人見面,會報自己名字,中國人見面,很少交流彼此名字。中國人習慣把個體放在群體的因素中。西方有哲理,叫做“認識你自己”,認識自己的獨特性,所謂“你”,就是不變性,可以識別出來。西方講自由,強調不變性,這就是訓練自由人性。

3

“無用”與“有用”

在希臘,科學的出現,就是用來訓練自由人性的。希臘的自由,就是他們的人性。

希臘科學有兩個基本特征,希臘人高調宣傳“不用”特征,自古以來,從埃及到中國,文明古國都有知識分子,這些知識分子都是輔助國家政權的,比如祭司、官員等,都是“有用”的。只有希臘人宣傳,真正的知識是“無用”的,比如經驗、技藝、科學??蒲俏俗隕澩嬖詼嬖詰?,必須“沒有用”。只有徹底“沒有用”,才能單純為了自身而存在。自由的科學一定是“無用”的。有位年輕人學習幾何,問導師學這個有什么用?導師勃然大怒,說這當然是“無用”的,我怎么能教你“有用”的東西。

那么“無用”的知識如何構建?希臘人發明了演繹知識,希臘人熱衷于演繹知識,這就是自己推理出知識,根據自身進行內部推演,真正的知識只有自己推出自己。所有的經驗,都有可能是錯誤的。

公理是不能錯的,比如等量等于等量,聽上去就是廢話。但是從廢話出發,推算出科學的道路來。人類其實有很多廢話,但是本身并不知道,我們有很多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知道的知識。所謂推理,就是把那些隱秘的知識挖掘出來,喚醒理性。希臘的科學,就是幫人找到熟悉的自己。

希臘科學分為兩大類別,18歲前學數學,18歲后學哲學。為什么要從數學開始?數學的意思不是計算。數學這個詞,就是你能學得會的東西,那就是本來就懂。如果懂,為什么還要學?如果不懂,怎么學得會?原因是我們本來是懂的,后來忘記了,學習就是一種回憶,幫助人找到自我。算術、幾何、音樂、天文,這些就是人人都能懂的。

希臘人喜歡“6”,因為“1+2+3=6”,“1×2×3=6”,中國人也喜歡“6”,“六六大順”,但是沒有解釋,為什么會“六六大順”。

4

“詩性”與“邏輯”

幾何學在希臘有了極大的發展,幾何不是用來測量空間的。幾何學來到中國,有識之士認為這是好的學問,因為中國之前沒有。中國文化本性是詩性文化,充滿想象,天地人互感互通。幾何學的出現,就是出現邏輯思維。

幾何學在西方,被認為是基礎科目,中國人學幾何,心情很復雜,幾何就是證明,似乎沒有任何作用。現代社會就是由幾何學構建出來的,現代社會的基礎就是幾何。學習幾何,就是讓自己更像一位現代人。幾何能夠喚醒內在的自己,讓人知道自己。

音樂等同于數學,音樂就是和弦的道理,音樂就是應用數學。

天文學在希臘是科學。中國有天文學的傳統,中國人注重天文,講究天人合一。觀天看天,能夠了解自身。天時地利人和,缺一不可。古代的皇帝是天子,那么天文學就是皇家學派,民間不能亂說,因為天機不可泄露。中國有最完整的天文觀測資料,但是因為封閉,所以水平不夠高。中國天文先是天文觀測,后是星象解碼,最后是“用”,利用星象服務皇權,同時對老百姓也有指導作用,但是這些都不是科學。而在希臘,天文學認為上天是不變的,是完美的,星辰只做一種固定的運動。但是希臘人也發現,有些行星也在“亂走”,這就構成了希臘天文學的起源。必須要說清楚,只是看起來“亂”,其實是不亂的,這就是科學。

【專訪】

學科學做合格的現代人

記者:古代中國作出了對人類社會具有重大貢獻的科學發明,但是后來在明清時期,中國科學為什么停滯了呢?

吳國盛:我們要感謝一位英國現代生物化學家李約瑟,他提出關于中國科技停滯的思考,即著名的“李約瑟難題”,引發了各界關注和討論,在國際社會上為中國說話。但是按照我的看法,這個問題其實是個假問題。

上世紀20年代,西方科學傳到中國時,知識分子思考的問題是:“古代中國為什么沒有科學?”他們認識到科學來自西方,所以他們思考的是“為什么沒有”?!襖鈐忌煙狻備塹南敕ㄊ遣灰謊?。問題就在于,科、技不分,也就是沒有區分科技和技術。

15世紀以前,中國人在運用自然知識改善自己的生活方面十分在行,但是古代中國其實沒有科學。所以我們首先要弄清的是,中國古代先進的到底是科學還是技術?所以我覺得需要思考的是,西方科學傳入為什么當時沒有引起重視,而不是思考為什么從前有而后來沒有,因為本身就沒有。

記者:如今科幻題材的作品如《三體》《流浪地球》都受到廣泛歡迎,您怎么看待這一現象?

吳國盛:科幻的要點是“幻”,科幻作品本身是文學,而不是科學,它不是對科學未來作預言或者傳遞科學知識。我們談科幻現在有兩種,硬科幻和軟科幻,硬科幻是完全符合科學規律,軟科幻則是大概符合就行了,只要科學知識元素不要太離譜即可??蘋米髕紛咔嗡得骺蒲г卦嚼叢階囈泄說娜粘I?,中國讀者也都受過一定的科學訓練,更容易接受。    

記者:您在講座中強調了中國的詩性思維和西方的邏輯思維,這二者之間是否有沖突?如何移植?

吳國盛:邏輯思維要求保真推理,有邏輯的內在性;詩性思維著眼類比和想象,是跳躍性的推理。如果一個民族完全洋溢著審美的情趣和詩意的氛圍,那就不利于科學思維方式的出現。但是只有邏輯思維,就會比較呆板、教條。最好的狀態是在不同的情景下進行轉換,比如進入科學的場所就思維嚴密,而在生活中仍然風趣識大體,這是理想中兩種思維的融合。所以我比較提倡要加強邏輯思維的推廣與普及。    

記者:您認為想提高科學素養應該怎么做呢?

吳國盛:我國的科學訓練已經進入了基礎教育,扮演了提高科學素養主要的角色。

另外我有兩個建議,一是在基礎教育里更多引進歷史背景。現在科學教育更多強調技術性、操作性,但同時也應該讓大家知道科學誕生的歷史文化背景,把它當作文化來接受,加大科學史的分量。二是讀關于科學的書,多讀科學家傳記、科學史之類的書,多數人將來不會成為科學家,所以在操作方面不用那么深,但是了解科學的文化背景,對于成為合格的現代人是有幫助的。學習科學,不是狹隘地干科學家,而是要明白現代社會的運行邏輯、走勢、方式,不理解就處處被動。

記者桂國王鑫林倩雯/文史宏偉/圖

(根據講座錄音整理,標題為編者所加)


責任編輯:

揚州網新聞熱線:0514-87863284 揚州網廣告熱線:0514-82931211

相關閱讀:

聲明:凡本網注明來源為“揚州網”或“揚州日報”、“揚州晚報”各類新聞﹑信息和各種原創專題資料的版權,均為揚州報業集團及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所有。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;已經通過本網書面授權的,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上述來源。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及時與我們聯系,以便寄奉稿酬。

{ganrao}